2017-2018年重庆民营企业家涉罪大数据分析报告

2019-2-14 11:13:51来源: 坤源衡泰律师事务所
【字体: 打印

  文/西南政法大学企业家法律风险防控研究中心、坤源衡泰律师事务所联合发布

  “对一些民营企业历史上曾经有过的一些不规范行为,要以发展的眼光看问题,按照罪刑法定、疑罪从无的原则处理,让企业家卸下思想包袱,轻装前进。”

              ——习近平《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的讲话》

  前言 

  一、报告宗旨

  客观反映2017-2018年重庆市民营企业家涉罪的基本现状,揭示重庆市民营企业家刑事法律风险,为支持重庆市民营经济健康发展,有效预防企业家犯罪和促进企业家的健康成长提供参考。

  二、案例来源和收集原则

  案例为课题组从“北大法宝”司法案例数据库、“天同”司法案例数据库、“法律家”司法案例数据库等多家搜索引擎,以及人民网、新华网、中新网、新浪网、网易等大众网络媒体上公开报道的重庆民营企业家涉罪信息中收集整理而成。案件收集的时间跨度为2017年1月1日到2018年12月1日期间,总共238起案例,基本上涵盖了这两个年度重庆市民营企业家犯罪的案件。凡是能确认实际发生并能够反映出基本统计信息的案例一律收集,但以下两种媒体案例不在收集之列:(1)依托不具有合法企业资质实体所实施的犯罪案例;(2)难以反映出相应统计特征的案例。

  三、报告的统计指标

  为了准确揭示案例的统计特征,课题组从犯罪行为和犯罪人两方面,共设定了多项测量指标,包括:企业性质、发案地域、案发领域、涉案罪名、罪名数量、罪名结构、涉案数额、犯罪所得、共犯关系、处罚方式、罪刑交叉关系等。

  四、报告术语及其说明

  (一)本报告中的“民营企业家”,指企业内部高级管理人员,具体包括董事长、董事、总经理、企业的实际控制人以及财务总监等企业高管。

  (二)本报告中的“犯罪”取其广义,在刑法评价意义上包括“罪名认定成立”和“罪名认定尚待确定”两种情形。

  (三)本报告中的“民营企业家犯罪”,是指企业家实施的与企业经营相关的犯罪,不包括企业家实施的与企业经营无关的犯罪。

  第一部分  

  2017-2018年重庆企业家犯罪现状

  一、涉案的主要罪名

  根据“北大法宝”司法案例数据库、“天同”司法案例数据库、“法律家”司法案例数据库等多家搜索引擎提供的大数据显示:2017—2018年重庆地区民营企业家犯罪案件共计238件,案件共涉及17个罪名。其中,犯罪发生率前三位的罪名分别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84例、合同诈骗罪53例、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34例。其他犯罪分别为:单位行贿罪11例、职务侵占罪9例、串通投标罪8例、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8例、骗取贷款罪7例、非法经营罪5例、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5例、假冒注册商标罪4例、挪用资金罪2例、逃税罪2例、重大责任事故罪2例、集资诈骗罪2例、隐匿、故意销毁会计凭证、会计账簿、财务会计报告罪1例、贷款诈骗罪1例。(详见表1-1、图1-2)

b1c9c428b0e1107431ecc2d12dfe71cd[1].jpg

c8bd228713c0f6587ae17ba4a47ab0b9[1].jpg

  二、涉案民企的案发领域

  2017-2018年重庆地区民营企业家犯罪案件中,制造业、金融投资、房产建筑是犯罪的主要领域,其余领域则为:能源矿产、零售百货、餐饮服务、娱乐休闲、电子信息、医药卫生、物流运输、粮油食品。详见下表、图:

3a8b10119070c8b666e40dec1478de68[1].jpg

3d6f0dbd548a5f42b07a80b18280aa41[1].jpg

  三、案发企业的地域分布情况

  案发企业的地域分布中,江北区43件、沙坪坝区38件、渝北区37件、渝中区35件、北碚区35件、九龙坡20件、万州19件、其他区县49件。详见下表、图:

3c0504ead5c95eb079df1405a1a6cb13[1].jpg

13fc459b79e7db571f388eb1784cc741[1].jpg

  四、主要罪名涉案金额情况

  (一)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重庆市2017年度、2018年度民营企业家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中,涉案金额一千万以下的共计21件、一千万到两千万的共计15件、两千万到三千万的共计9件、三千万到四千万的共计6件、四千万以上的共计18件。详见下图:

cd47bb54347783666f94f105e99dd675[1].jpg

  (二)合同诈骗罪

  重庆市2017-2018年民营企业家合同诈骗罪中,涉案金额五百万以下共计18件,五百万到一千万共计9件、一千万到一千五百万共计13件、一千五百万到两千万共计6件、两千万以上共计7件。详见下图:

6f3b4a10f8d80c65af77e3ab927fbfa0[1].jpg

  (三)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

  重庆市2017年度、2018年度民营企业家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涉案金额为:十万元以下的共计9件、十万元到三十万的共计5件、三十万到六十万共计5件、六十万到一百万共计10件、一百万以上共计5件。详见下图:

054b307bd78fd9004d5594c17d34f4e4[1].jpg

  五、主要罪名的量刑情况

  (一)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量刑中,被判自由刑且无缓刑情况的共74件,1年以下有期徒刑共计7件、1-3年有期徒刑的共计25件、3-6年有期徒刑的共计28件、6-10年有期徒刑的共计14件。详见下图:

dcfd1dd17bfd27f046840059f1b6120c[1].jpg

  (二)合同诈骗罪

  合同诈骗量刑中,已结案且被判自由刑的19件,3年以下有期徒刑共计3件、3-7年有期徒刑共计6件、7-10年有期徒刑共计3件、10-15年有期徒刑共计7件。详见下图:

4034cc3f105ec81ec8a62530113b3fa4[1].jpg

  (三)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

  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量刑中,已结案且被判自由刑的32件,拘役共计3件,1年以下有期徒刑共计10件、1-3年有期徒刑的共计8件、3-8年有期徒刑的共计8件、8-15年有期徒刑的共计3件。详见下图:

900ace8129e1d2c8d654467035ca6be6[1].jpg

  第二部分

  2017-2018年重庆企业家犯罪涉案行为特点

  一、2017—2018年重庆地区民营企业家犯罪案件共计238件,其中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84例、合同诈骗罪53例,体现出了重庆地区融资领域成为犯罪行为的高发地的特点。

  二、2017-2018年重庆地区民营企业家犯罪案件,制造业、金融投资、房产建筑是犯罪的重灾区。

  三、在案发企业的地域分布案件中,江北区、沙坪坝区、渝北区、渝中区、北碚区等主城区的民营企业,案发率明显高于其他区县的民营企业。

  第三部分 

  2017-2018年重庆企业家关键罪名及规范分析

  一、需重点关注罪名的规范分析

  由于以上犯罪中排名前三位的分别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84例、合同诈骗罪共计53例、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34例。所以,重庆民营企业以及企业家们应当重点关注这些罪名。下面分别对罪名进行详细解析。

  (一)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1.法律条文

  《刑法》第一百七十六条规定:“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扰乱金融秩序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2.司法适用标准

  (1)从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的数额上来看,个人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数额在20万元以上的,单位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数额在100万元以上的;(2)从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的户数上来看,个人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30户以上的,单位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150户以上的;(3)从造成的经济损失上来看,个人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给存款人造成直接经济损失数额在10万元以上的,单位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给存款人造成直接经济损失数额在50万元以上的。

  3.代表性案例

  【重庆某食品有限责任公司、胡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2017)渝0110刑初247号】被告单位重庆某食品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公司总经理胡某通过发放有限责任公司“高利息2分融资、按月付息、无风险”的宣传单及口口相传等方式,以公司名义,以月息1分至3分不等的利息,先后向社会上不特定公众200人非法吸收存款77845059.14元,所吸收资金主要用于支付存款人的利息和本金。判决结果:1.被告单位重庆某食品有限责任公司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罚金人民币二百万元;2.被告人胡某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3.被告单位重庆某食品有限责任公司、被告人胡某返还集资参与人陈某1等152人的资金共计人民币29348609.8元;

  (二)合同诈骗罪

  1.法律条文

  《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规定:“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一)以虚构的单位或者冒用他人名义签订合同的;(二)以伪造、变造、作废的票据或者其他虚假的产权证明作担保的;(三)没有实际履行能力,以先履行小额合同或者部分履行合同的方法,诱骗对方当事人继续签订和履行合同的;(四)收受对方当事人给付的货物、货款、预付款或者担保财产后逃匿的;(五)以其他方法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的。”

  2.司法认定标准

  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二)第七十七条的规定: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数额在二万元以上的,应予立案追诉。对此应当区分有三种情形:

  (1)内容真实的合同,即行为人是在有实际履行能力的前提下签订的合同。这种合同的签订,表明了行为人在签订合同时有进行经济往来的真实意思,并非旨在诈骗他人钱财,根据有关司法解释的精神,即使合同签订后没有得到完全的履行,也不属于诈骗犯罪。

  (2)内容半真半假的合同。这类合同客观上已经具备部分履约的可能性,但要受到许多条件的制约。如果行为人有履约意图,客观上也为履行合同作积极努力,最后因种种客观原因未能履行合同,不能认定为诈骗犯罪。相反,如果行为人借有部分履约能力之名行诈骗之实,没有为合同的进一步履行做出努力,就应当以合同诈骗罪论处了。

  (3)内容完全虚假的合同,即行为人是在完全没有履约能力情况下签订的合同。行为人在主观上就没有准备履行合同,占有他人财物的动机明显,应当以合同诈骗罪论处。

  3.代表性案例

  【重庆某电力安装工程有限公司陈某某等合同诈骗罪案(2016)渝0105刑初1135号】公司法定代表人即被告人陈某某隐瞒公司无实际履行合同能力的事实,多次骗取重庆某公司货值533403元的电线、1861706元的电缆;骗取以勒公司货值3150002.10元的电缆。判决结果:(1)被告单位重庆某电力有限公司犯合同诈骗罪,判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决定执行罚金人民币一百万。(2)被告人陈某某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3)被告人陈某某退赔被害单位重庆鸿盛电线电缆有限公司经济损失1785109元;被告单位重庆某某电力有限公司及被告人陈某某共同退赔被害单位经济损失3150002.10元。

  (三)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

  1.法律条文

  《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规定:“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或者虚开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其他发票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虚开的税款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虚开的税款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有前款行为骗取国家税款,数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严重,给国家利益造成特别重大损失的,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

  单位犯本条规定之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虚开的税款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虚开的税款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

  2.司法认定标准

  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税款数额1万元或使国家税款被骗取5000元的,基准刑为有期徒刑六个月;虚开的税款数额每增加3000元或实际被骗取的税款数额每增加1500元,刑期增加一个月。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税款数额不满1万元或使国家税款被骗取不满5000元的,情节严重的,可以本罪论处,基准刑为拘役刑。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税款数额10万元或使国家税款被骗取5万元的,或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基准刑为有期徒刑三年;虚开的税款数额每增加6000元或实际被骗取的税款数额每增加3000元,刑期增加一个月。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税款数额50万元或使国家税款被骗取30万元的,基准刑为有期徒刑十年;虚开的税款数额每增加1万元或实际被骗取的税款数额每增加5000元,刑期增加一个月。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适用缓刑: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税款数额30万元以上或使国家税款被骗取25万元以上的;曾因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被行政处罚或判刑的;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累计5次以上的;未按规定缴纳60%以上罚金的。

  3.代表性案例

  【重庆某光电科技有限公司、朱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案(2016)渝0119刑初309号】重庆某光电科技有限公司与重庆某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在没有真实业务往来的情况下,科技公司向医疗公司开具了17张增值税专用发票,该17张增值税专用发票价税合计金额1521051.01元,增值税额221007.4。且将该17张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抵扣增值税款221007.4元。判决结果:(1)被告重庆某光电科技有限公司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判处罚金十万元。(2)被告人朱某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犯虚假广告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

  二、共同犯罪罪名的规范分析

  (一)串通投标罪

  1.法律条文

  《刑法》第二百二十三条规定:投标人相互串通投标报价,损害招标人或者其他投标人利益,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投标人与招标人串通投标,损害国家、集体、公民的合法利益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刑法》第二百三十一条规定:“单位犯本节第二百二十三条之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本节各该条的规定处罚。

  《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十七条规定:“投标者串通投标,抬高标价或者压低标价;标者和招标者相互勾结,以排挤竞争对手的公平竞争的,其中标无效。监督检查部门可以根据情节处以一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的罚款。”

  2.司法认定标准

  法条中投标者相互的串通投标,主要表现形式:

  (1)投标人之间相互约定,一致抬高投标报价;

  (2)投标人之间相互约定,一致压低投标报价;

  (3)投标人之间约定,在类似项目中轮流以高价位或低价位中标。

  法条中投标者与招标者串通投标,主要表现为:

  (1)招标者故意泄露标底;

  (2)招标者私下启标泄露;

  (3)招标者故意引导促使某人中标;

  (4)招标实行差别对待;

  (5)招标者故意让不合格投标者中标;

  (6)投标者贿赂获密;

  (7)投标者给招标者标外补偿;

  (8)招标者给投标者标外偿金。

  3.代表性案例

  【付某某串通投标案(2018)渝0154刑初361号】被告人付某某为了操控投标报价,以达到中标目的,借用其他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等八家公司资质参与投标,并与上述八家公司商定,由公司制作标书的资格审查部分及安排人员到现场开标,付某某向公司支付资料费;付某某统一制作八家公司的标书商务部分、组织施工部分等。同年7月31日付某某向上述八家公司各汇入投标保证金60万元以实际控制上述八家公司投标。同年8月2日,某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人民币3036.896538万元的报价中标。判决结果:被告人付某某犯串通投标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

  (二)单位行贿罪

  1.法律条文

  《刑法》第三百九十三条规定:“单位为谋取不正当利益而行贿,或者违反国家规定,给予国家工作人员以回扣、手续费,情节严重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因行贿取得的违法所得归个人所有的,依照本法第三百八十九条、第三百九十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2.司法认定标准

  (1)单位行贿数额在20万元以上的;

  (2)单位为谋取不正当利益而行贿,数额在10万元以上不满20万元,但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为谋取非法利益而行贿的;向3人以上行贿的;向党政领导、司法工作人员、行政执法人员行贿的;致使国家或者社会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因行贿取得的违法所得归个人所有的,依照本规定关于个人行贿的规定立案,追究其刑事责任。单位行贿罪的主体是单位,所谓“单位”,包括公司、企业、事业单位、机关、团体。与单位受贿罪不同,并不仅仅局限于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机关、团体,还包括集体所有制企业、中外合作企业、有限公司、外资公司、私营公司等等。

  3.代表性案例

  【重庆某草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王某单位行贿案(2017)渝0230刑初33号】重庆某草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王某为争取绿化工程业务,向时任重庆市某区某局局长王某某(已判决)承诺工程做成后会送给其好处费。2010年上半年,王某某利用职务便利,未经公开招投标,直接将某区“南涪路城区至新桥段和石雷路城区至东胜段道路绿化工程”交由重庆某草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实施。2011年3月,王某某又未经招投标,以工程合作的名义,直接将“渝湘高速公路龙凤山隧道出口至某收费站绿化景观提升工程”交由重庆某草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实施。为感谢王某某将绿化工程交给自己公司实施和及时划拨工程款,从2010年至2013年,被告人王某先后三次送给王某某贿赂共计人民币40万元。判决结果:(1)被告单位重庆某草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犯单位行贿罪,判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2)被告人王某犯单位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

  (三)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

  1.法律条文

  《刑法》第一百六十三条规定:“索取他人财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数额较大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数额巨大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可以并处没收财产。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工作人员在经济往来中,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违反国家规定,收受各种名义的回扣、手续费,归个人所有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国有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国有单位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有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国有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以及其他单位从事公务的人员有前两款行为的,依照本法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三百八十六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公司法》 第一百四十七条规定:“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应当遵守法律、行政法规和公司章程,对公司负有忠实义务和勤勉义务。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得利用职权收受贿赂或者其他非法收入,不得侵占公司的财产。”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16〕9号)第十一条规定:“刑法第一百六十三条规定的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第二百七十一条规定的职务侵占罪中的“数额较大”“数额巨大”的数额起点,按照本解释关于受贿罪、贪污罪相对应的数额标准规定的二倍(6万元)、五倍(100万元)执行。”

  2.司法认定标准

  (1)按照《刑法》第163条的规定,构成公司、企业、其他单位人员受贿罪必须是受贿数额较大的,不足较大数额的按一般受贿行为处理。数额较大的具体界限,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印发《关于经济犯罪案件追诉标准的规定(二)》的通知第十条规定: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案(刑法第一百六十三条)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或者在经济往来中,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违反国家规定,收受各种名义的回扣、手续费,归个人所有,数额在五千元以上的,应予立案追诉。

  (2)公司、企业、其他单位人员在法律、政策许可的范围内,通过自己的劳动换取合理报酬的,不属于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受贿,因而是合法行为而不是犯罪。

  (3)公司、企业、其他单位人员接受亲朋好友的一般礼节性馈赠,而没有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亲朋好友谋取利益的,不成立公司、企业、其他单位人员受贿罪。上述(2)、(3)两点说明,区分公司、企业、其他单位人员受贿罪与合法行为的界限,关键是看行为人获得的财物是否属于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利益而取得。

  (4)区分以收受回扣、手续费为特点的公司、企业、其他单位人员受贿罪与正当业务行为的界限。在正常的市场交易行为中,取得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规定的折扣、佣金是正当业务行为;而违反国家规定,收受各种名义的回扣、手续费,为个人所有的,应认定为公司、企业、其他单位人员受贿罪。

  3、代表性案例

  【梁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案(2017)渝0112刑初19号】被告人梁某利用其担任XX工程局第X分公司XX高速项目部副经理的职务便利,在其负责材料采购期间,为河沙供应商帅某谋取利益,多次收受帅某好处费共计6万元。被告人梁某利用其担任XX工程局第X分公司XX二桥项目部经理的便利,在项目投标和工程款支付方面,为四川XX市政工程有限责任公司谋取利益,后收受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唐某20万元。判决结果:1.被告人梁某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拘役四个月;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二十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二十万元。2.对被告人梁春明犯罪所得的二十六万元予以追缴。

  三、容易忽略罪名的规范分析

  (一)重大责任事故罪

  1.法律条文

  《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条规定:“在生产、作业中违反有关安全管理的规定,因而发生重大伤亡事故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恶劣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强令他人违章冒险作业,因而发生重大伤亡事故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恶劣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2、司法认定标准

  违反有关安全管理的规定指的是:

  (1)国家颁布的各种有关安全生产的法律、法规等规范性文件。2.企业、事业单位及其上级管理机关制定的反映安全生产客观规律的各种规章制度,包括工艺技术、生产操作、技术监督、劳动保护、安全管理等方面的规程、规则、章程、条例、办法和制度。3.虽无明文规定,但反映生产、科研、设计、施工的安全操作客观规律和要求,在实践中为职工所公认的行之有效的操作习惯和惯例等。

  发生重大伤亡事故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指的是:

  (1)致人死亡1人以上的:

  (2)致人重伤3人以上的;

  (3)造成直接经济损失5万元以上的,或者经济损失虽不足规定数额,但情节严重,使生产、工作受到重大损害的。

  3.代表性案例

  【陈某刘某等重大责任事故案(2017)渝0105刑初681号】案情概要:重庆某混凝土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准备对该公司位于重庆市江北区港城工业园B区的搅拌台进行维修。其法定代表人陈某明知被告人刘某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仍与刘某签订设备维修施工合同,将公司搅拌台维修工程发包给刘某。刘某联系被告人孟某,从孟某处租赁汽车式起重机(以下简称起重机)以便进行高空作业。孟某将拆除了安全装置高度限位器的渝BQXXXX起重机租给刘某使用,并安排被告人王某操作起重机。2017年1月14日8时许,王某在明知起重机高度限位器被拆除的情况下,操作起重机违规用吊篮将郭某、罗某往高空提升,提升过程中因高度限位器缺失发生冲顶,并拉断起重钢丝绳,致郭某、罗某从高空坠落,郭某当场死亡,罗某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判决结果:(1)被告人孟某犯重大责任事故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宣告缓刑二年。(2)被告人王某重大责任事故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宣告缓刑二年。(3)被告人刘某犯重大责任事故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宣告缓刑一年。(4)被告人陈某犯重大责任事故罪,判处拘役六个月,宣告缓刑六个月。

  (二)隐匿、故意销毁会计凭证、会计账簿、财务会计报告罪

  1.法律条文

  《刑法》第一百六十二条的规定:“公司、企业进行清算时,隐匿财产,对资产负债表或者财产清单作虚伪记载或者在未清偿债务前分配公司、企业财产,严重损害债权人或者其他人利益的,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隐匿或者故意销毁依法应当保存的会计凭证、会计账簿、财务会计报告,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公司、企业通过隐匿财产、承担虚构的债务或者以其他方法转移、处分财产,实施虚假破产,严重损害债权人或者其他人利益的,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

  《会计法》第四十四条规定:“隐匿或者故意销毁依法应当保存的会计凭证、会计帐簿、财务会计报告,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有前款行为,尚不构成犯罪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财政部门予以通报,可以对单位并处五千元以L十万元以下的罚款;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可以处三千元以上五万元以下的罚款;属于国家工作人员的,还应当由其所在单位或者有关单位依法给予撤职直至开除的行政处分;对其中的会计人员,并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财政部门吊销会计从业资格证书。”第四十五条规定:“授意、指使、强令会计机构、会计人员及其他人员伪造、变造会计凭证、会计帐簿,编制虚假财务会计报告或者隐匿、故意销毁依法应当保存的会计凭证、会计帐簿、财务会计报告,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构成犯罪的,可以处五千元以上五万元以下的罚款;属于国家工作人员的,还应当由其所在单位或者有关单位依法给予降级、撤职、开除的行政处分。”

  2.司法认定标准

  隐匿或者故意销毁依法应当保存的会计凭证、会计帐簿、财务会计报告,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追诉:

  (1)隐匿、销毁的会计资料涉及金额在50万元以上的;

  (2)为逃避依法查处而隐匿、销毁或者拒不交出会计资料的。

  3.代表性案例

  【蒋某隐匿、故意销毁会计资料案(2018)渝0107刑初510号】重庆市国税局第三稽查工作人员到本区重庆某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依法进行税务稽查。为逃避税务检查,公司负责人蒋某遂指使员工烧毁上述会计凭证及电脑。后经公安机关依法从何某住家提取到被蒋某整理剔除的6箱会计凭证发现,该公司的明细账上共有34200721.04元未发现相关的财务记录。判决结果:被告人蒋某犯隐匿、故意销毁会计凭证、会计账簿、财务会计报告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

  第四部分

  2017-2018年重庆企业家犯罪原因透视

  一、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比重大 民企融资难

  在重庆市民企(家)犯罪案件所犯罪名中,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所占比重大是一个突出特征。在统计的238例案件中,仅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84例,占了全部案件数的近1/3。这一统计结果无疑是我国当前民企融资难的又一个明证。在我国金融市场中,民营企业整体上看规模较小,中小企业居多,内部治理不尽规范,加之我国的证券市场、金融市场发展不尽完善,民企通过上市、发债以及商业银行贷款等方式取得融资的渠道较为有限。所以,这种犯罪现象的遏制和消除,有赖于多层次的资本市场和融资市场的发展,有赖于政府对民营企业、中小企业融资扶植力度的加大,也有赖于法律规则的完善与明晰。

  二、企业家犯罪与政府官员犯罪的伴生现象明显

  根据报告显示,特定行业中民营企业家与政府官员犯罪出现了伴生现象。在经济转型期,政府与市场的边界不够清晰,政府部门或地方政府直接掌握和控制着土地、矿产资源、税收优惠、行业准入、公共基础设施建设等一系列重要经济资源与制度资源,导致重庆民营企业家经营活动对政府权力的依赖。这正是一些领域容易产生企业家犯罪与政府官员犯罪的伴生现象的重要原因。实践中,这种伴生现象表现为政府官员的职务犯罪背后往往存在企业家犯罪的推波助澜,或者企业家犯罪后潜藏着政府官员职务犯罪的支撑。

  三、民营企业家犯罪高发环节暴露出企业内部财物管理制度混乱

  内部管理制度的缺陷,是导致民营企业家犯罪的重要原因。在对重庆民营企业家犯罪领域的统计中,财务管理领域是案件高发的领域。对于作为营利性组织的企业而言,财务管理是企业的基本制度之一,基于完善的财务制度,企业才有可能实现对现金流的有效控制,从而通过经营行为获得利润。本应作为企业生命线的财务管理制度,却成为犯罪高发区,这一现象暴露出企业内部管理制度的混乱。

  四、民营企业家自身法律意识淡薄是犯罪的重要个体原因

  在注重分析重庆民营企业家犯罪的诸多环境因素的同时,也应当指出企业家自身法律意识尤其是刑事法律风险意识淡薄,也是目前导致企业家犯罪的重要个体性原因。从报告中的一些个案可以看出,在重庆民营企业家群体中,法律意识淡薄具有一定的普遍性。

  五、背信犯罪的高发折射出企业家精神的缺失

  在法律理论上,背信犯罪是对企业管理者违背其对企业以及投资者的信义义务,包括忠实义务和勤勉义务,利用其职务地位谋取私利,从而危害企业以及投资人利益的犯罪行为的统称。在更广泛的意义上,企业家罔顾其承担的社会责任实施的犯罪行为也可以归于此类。根据报告的数据显示,重庆民营企业家犯罪的罪名中,违背企业家应有的信义义务的罪名不在少数,如受贿、侵占、欺诈等。企业家精神的核心内涵是创新、诚信与责任,背信犯罪的存在,折射出当下企业家群体中企业家精神的缺失。当企业家实施背信罪时,就违背了其作为受托人管理企业资产的基本责任与义务,违背了诚信原则,从而使企业家的创新精神成为枯竭之源。

  第五部分  

  重庆企业家犯罪风险防控对策

  一、民营企业家应提高刑事风险防控意识  

  民企刑事法律风险防控的关键在于企业家的认知,只有企业家在做出决策时,熟悉国家层面的法律法规,并仔细考虑其决策是否符合法律规定,才能降低企业所面临的刑事法律风险。因此,民企及其企业家应当定期进行法律学习,不仅应当关注与学习民商领域的法律,也要侧重对刑事法律以及其司法解释的学习,从而认识到刑法不仅是用来惩罚其不当行为的,也是用来保障自己合法权益的。只有认真学习并严格遵守法律,企业才能更好的发展,可邀请资深的法律专家、大学教授、骨干律师定期为企业进行刑事风险的法律培训,讲解企业经营过程中应当注意与避免的法律问题,提高自身的刑事风险防控意识。

  二、对重庆市民营企业经营发展的法律法规应有整体性把握

  作为民营企业以及民营企业的掌舵人,不仅应当对国家层面的法律法规有清楚的认知,还应当及时了解重庆市关于企业经营发展的法律法规,以便“因地制宜”,促进企业发展。重庆市的民营企业以及企业家应当关注以下法律法规:1、中共重庆市委、重庆市人民政府印发《关于全面优化营商环境促进民营经济发展的意见》;2、《重庆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进一步落实涉企政策促进实体经济平稳发展的意见》;3、《重庆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印发2018年重庆市推进使用正版软件工作计划的通知》;4、中共重庆市委、重庆市人民政府印发《关于进一步营造企业家健康成长环境弘扬优秀企业家精神更好发挥企业家作用的实施意见》;5、《重庆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印发重庆市提升经济证券化水平行动计划(2018—2022年)的通知》。

  三、制定并执行科学有效的企业内部管理制度  

  企业内部管理制度是决定这个企业能否长久发展的灵魂。企业应该针对不同的经营环节,制定科学、有效的管理制度,如重大决策制度、财务管理制度、人事变动制度和法务处理等制度, 并相互衔接形成一套完整的内部管理制度体系。同时,只有严格执行该套制度才能避免刑事风险的出现。对此,企业可以采取由法务部门监督并配合一定惩处的措施,来确保制度的实施。具体来说,民营企业要按照现代企业管理制度要求建立起经营管理结构,从家族管理模式向家族控股、职业经纪人管理模式转变;进一步完善民营企业的法人治理机制,实现企业的规范化运营;建立健全财务会计制度,保障财务、账簿资料的真实性、完整性,减少财务管理漏洞,防止内部腐败现象的产生。

  四、聘请专业团队进行刑事法律风险防控  

  很多中小型民企和其法务部门都只注重企业行为的民商事法律风险,而忽略了刑事法律风险,并且不擅长刑事法律风险的防控。因此,应当聘请专业团队对企业进行全面、系统的考察,对关键岗位的人员开展刑事法律风险防控培训,使之了解刑事法律风险的特性和危害,针对刑事法律风险点制定防控方案,并定期进行风险防控复查,为民企防范刑事法律风险提供切实保障。

  五、正确处理政商关系  

  不合适的政商关系是导致企业面临腐败犯罪风险的主要原因。改善这种局面,既需要政府部门减少对经济领域的干预,公平对待不同性质的企业,也需要民企自身学会不依赖公权力,不设法通过寻租公权力获得优势。只有民企这个群体主动遵守法律,维护市场经济的稳定,形成良性竞争,才能从本质上降低腐败犯罪方面的刑事法律风险,促进自身的健康发展。

  六、注重企业的法律文化建设  

  企业可以对员工加强法律知识培训,强化其法律风险意识和法律素养,营造浓厚的基层法律文化氛围,有效地规避犯罪行为的发生。

  七、规范程序,加强监督,形成不易腐败的制约机制  

  健全民企内部的监督机制,加大企业内部权力行使监督力度,对人财物和基建、采购、销售等重点部门、重点环节、重点人员,实施财务审核、检查、审计,及时发现和预防腐败问题,并对滥用权力行为给予相应处罚。发挥好监事会和内部监督核查机构作用,积极推行账目核查、内部审计及与经销商、客户定期联系等制度。完善职工代表大会制度,探索实行职工董事、职工监事制度等措施,切实保障职工群众对关系企业发展、涉及自身利益事项的知情权、参与权和监督权。

  八、刑事风险出现后应及时进行自我保护

  新修订的刑诉法规定了诉讼参与人一系列的诉讼权利,其中辩护权和申请权,对于事后控制起到关键作用。辩护权包括自行辩护权利和委托他人辩护的权利,修改后的刑诉法进一步完善了辩护制度,提供了更广泛的辩护空间。申请权主要包括申请回避,申请排除非法证据,申请变更强制措施,申请对涉及商业秘密的案件不公开审理等。在我国刑事诉讼中,所处的法律地位不同,所享受的诉讼权利也不同,因而民营企业自我保护的选择也有着一定的差异。

  所以,如果当民营企业家或企业作为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时:首先,应核对办案人员身份,确定强制措施是否合法。其中,要注重对管辖权的核对,以避免非法管辖而产生的错办。其次,立即要求委托律师,并通过律师会见申请解除强制措施。如确实存在违法犯罪行为,应避免出现串供、毁灭伪造证据等妨碍侦查和诉讼行为。最后,被讯问时,要防止诱供和刑讯逼供而制造冤案;被讯问后,要仔细核对讯问笔录,防止漏记、错记而形成不利己的供述。对于侦查机关刑讯逼供等违法行为,应及时向有关部门申请排除非法证据。如果民营企业家或企业作为被害人时:首先,应保护好证据,避免证据丢失毁灭。其次,及时向有管辖权的办案机关提出控告,积极配合办案机关查清事实。对于符合刑事和解条件的案件,积极与对方进行和解,不仅能及时获得经济上的赔偿和缩少诉讼成本,而且有助于化解企业矛盾。

  九、加强对刑事犯罪后损失挽回措施的适用

  损失可分为有形损失和无形损失。这些损失除了民营企业家及企业可能承担刑事责任,或无罪陷入刑事诉讼外,还可能导致企业经营管理受影响,甚至损害品牌商誉等无形资产,上市公司还可能市值蒸发。民营企业可通过一系列合法措施控制已发生的刑事法律风险造成损失。如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应依法积极争取适用非羁押性强制措施,在不能适用非羁押性强制措施的情况下,应及时委托人员确保企业经营活动正常运行。如果作为被害人应积极配合办案机关及时挽回损失。此外,民营企业要重视刑诉法对企业商业秘密等无形资产的保护。